沙雕虞归在线找cp

只喜欢轰出的沙雕写手,蓝绿女孩了解一下。
轰出同好求kQQ:2128597079

轰出「葬心」

☞死亡第一人称视角
☞如题就是一把尖上沾了点蜂蜜的刀
☞ooc无脑
☞超短篇「由于懒得码/雾」
*
我的胸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得空荡荡的了。

记忆里有你的回忆渐渐失去了颜色。

可是好悲伤啊,心情像是翻腾着咆哮着的大海。

*
我打开了那本日记,简洁的封面上贴着我和别人的照片,异色发的少年嘴角扯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虽然是在拍照,实际上目光却一直注视着我。

上面是陌生的字迹,写着「轰焦冻的绿谷观察日记」。

他叫轰焦冻。

这是小胜给我的日记,他说这是别人要他给我的东西,虽然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日记确实是很重要的东西。

每当心中的大海在哭泣时,翻开这本日记,心情就能平复下来。

里面记录的内容很有趣,可是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

「今天应该看多少页了呢。」我漫无目的翻着这本字迹工整的日记。

「找到了。」我的手指着那页标题为「绿谷生病了」的日记开始读起来。

*
「十二月十五日

今天绿谷生病了,很严重的感冒,我帮他买了药,造了冰,但是体温还是很高,绿谷生病是因为我昨天回来的太晚,他一直等我所以着凉了。
有的时候绿谷很聪明,很难的题他总是能第一个想出来,设计计划也几乎都靠他,可是一到这种方面就会变得很笨拙。
决定了,明天推掉英雄工作,专心陪媳妇。
不过绿谷会不开心呢……」

我「噗嗤」的笑了出来,这本日记的主人和自己一样笨嘛。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日记还给他。

*
再看一篇吧,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又翻开了一页 。

「十二月十六日

今天没有去进行英雄工作,骗绿谷说今天没有工作,结果被发现了,索性自己也装病。
结果被绿谷照顾了……」

感觉胸口正在被什么东西充盈着,直达心底的暖意,像是有甜腻的糖果融化在舌尖。

「十二月二十日

这几天的英雄工作是照顾那些父母是职英的孩子们。
绿谷也去了,他和孩子们玩的很开心,不过有一个小女孩亲了我一口说要我娶她,绿谷好像吃醋了。我告诉小女孩我只喜欢绿谷,结果被脸红的绿谷责备说我教坏了小孩子。」

我的脸倏地一下子红了起来,但越发对日记的主人感到疑惑。

*
我拨通了电话,冗长的电话铃声后,电话那边传来小胜的声音。

「废久?」

「啊对,是我,小胜,轰焦冻的日记,我一应该什么时候还给他呢。」

「原来是这样啊…你还没想起来。」

「阴阳脸的日记不用还给他了。」

「现在你就出门,跟我走一趟,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诶……?」

没等我说完小胜就挂断了电话。

*
夏季的雨是绵长的,今天的雨却下的格外的大。

我很不乐意出门,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头上的伤口不能碰水。虽然我忘了我是怎么受伤的,不过小胜告诉我是因为我在执行英雄活动带到时候救了很多人,我为之感到光荣。

我撑着雨伞戴着帽子,帽檐压低了我的头发挡住了我一半的视线。

小胜开车带我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英雄陵园,用来埋葬那些英勇就义的英雄们的地方。

*
我不能理解小胜为什么要带我来这种地方,他只是抓着我的手低着头往前走。

「小胜…你太快了……」我忍不住叫住他,可是他没理我。

然后他停下了脚步,盯着我的眼睛,雨伞被风吹到一边。

小胜的被雨淋湿了的头发凌乱的搭在额前。

「怎么了……?」我为他撑起伞。

他把视线转移到一个并不显眼的墓碑上。

墓碑上刻着的大字毫无保留的映入了我的眼眶。

轰焦冻…焦冻英雄。

胸口又一次的难受起来,空气似乎都有了重量,全部压在我身上。

我痛苦的跪倒在地上,任凭痛苦的回忆钻进我的脑袋里。

*
你觉得,人类为什么要拥有回忆呢……?

回忆有快乐的,但同时也有痛苦的…

我并不想回忆起痛苦的回忆,所以我选择了逃避。

遗忘。

那真的是太痛苦了…无法言喻的疼痛。

经历过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化为泡影,像是绚丽的烟花,美丽不过在那短短一瞬间。

所有的一切都像一部带有讽刺意味的喜剧。

而我正扮演着丑角,一个只会惹人发笑的角色,努力过后的一切换来的只有讽刺和嘲笑。

记忆里黑白的胶卷逐渐染上回忆的色彩。

一抹鲜艳的红色在眼底化开。

「不要…不能想起来……」

「可以再一次遗忘吗……?」

无数次的逃避,可是结果仍然不会改变。

恒定不变的剧本不会因为一个丑角的个人意愿而私自改动。

而我是丑角的事实已然无法改变。

「你还要选择遗忘吗…?」

「时间会冲淡痛苦的……」

「可是那是因为你麻木了。」

「太痛苦了,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轰君…救救我……」

*
异色发的少年笑的很开心,直达心底的暖意在心尖撞击开,染暖了整个心。

「我说绿谷,只是如果。」少年手里的冷饮还冒着凉气。

「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能够好好活下去。」

「不会的,如果有那一天,那么现在直到永远,我一定会保护好轰君的。」我握了握拳头。

但我没想到那一天会来的那么快。

*
我没有想到我会犯了那么大的疏忽,由于我专注进行着救援工作,为了救出一个小孩而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敌人。

轰君…你平时的速度都是很慢的,会在各种各样的站点等着我。

可是那天你好快啊。

伴随着冰块的破碎声,殷红的鲜血在眼前散开。

敌人锐利的触手就那么穿透了你的胸膛。

我没有喊出来,身体在那一刻也随之僵硬。

心中比恐惧更多的是错愕。

那个爱着我的少年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
我想起来了,那天你的葬礼上,我也来了。

你说过想让我好好活下去,这是我们的约定。

那天的雨也下的好大,空气也那么沉闷。

我在发呆,直到见到你遗体被火化前的那一刻,我还以为你只是睡着了,醒来之后,你还会对我说早安,还会给我一个吻。

你的样子那么安静,真的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可是为什么你的手那么凉呢。

*
你觉得回忆是什么样的。

它是重要的,十分重要。

它可以被遗忘吗

也许可以。

遗忘是正确的吗

我不知道。

你应该遗忘吗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会选择遗忘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我捂住就快要炸掉的脑袋。

跪在他的坟前痛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轰君。

全都是我的错。

*
……
很快就是炎热的夏天了。

我强挺着睡意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看着我与异色发少年的合影又一次笑了起来。

随即又在那本现在已经显得有些残破的日记本上记录起来。

轰君:

我现在过的很好。

现在我也已经32岁了,我领养了一个小男孩。

我给他取名叫轰焦冻,是轰君你的名字。

这孩子和你一样最初不苟言笑,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可是这孩子长大之后就很懂事了。

现在我养了他三年他,也已经八岁了……

不知道你在天国,过得还好吗?

                               敬启
                              你的爱人        绿谷出久。












「剧情补充:
轰和绿谷是交往几年的同居恋人,绿谷作为新和平的象征必须要经常完成难度大且危险的英雄任务,轰作为第二名英雄平时和他在任务中联手击退敌人。
轰为了保护绿谷在战斗中牺牲,爆豪也在场(在本文中充当绿谷口是心非的挚友)绿谷在轰的被埋葬的时候跪在他的坟前痛哭然后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所以头受伤)因此患上了选择性失忆症,忘了轰的一切,轰在对绿谷说那番话之前就嘱咐过爆豪在自己死后要把日记(告诉过他日记的位置)交给绿谷(因为他意识到绿谷的任务和工作危险性逐渐增高,而自己担任的是保护他的职责。)。
爆豪和其他人本来都打算向绿谷隐瞒尽力不想让他回忆起来,后来爆豪看不下去就把日记给他了。
然后接到绿谷的电话就带他到轰的坟前,绿谷想起了一切然后就想明白了。
最后领养了一个和轰差不多的小鬼当儿子。」

轰出「Roses🌹 and stars⭐」

有故事的吸血鬼轰x普通人类盲久

本来想伪童话风的结果失败了qwq

请让我这个只挖坑不填坑的人打一个ooc↓

ooc

*
尤里乌斯的春天是染血的春天。

在一片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景象下掩映着的是无比残酷的事实。

边境支离破碎的士兵的尸体,烟雾缭绕的战场,身着染血铠甲的骑士。

「陛下…莫法尔领地,守不住了。」士兵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和错愕,身上还穿着破旧的铠甲,额上的伤口还在不住的渗血。

异色发的男人眉头紧蹙,低头沉思。

「敌我伤亡人数如何?」

「禀陛下,我方丧失兵力约一千人……敌方仅丧失兵力五百余人。」骑士的身体和声音都在打颤。

「守不住了吗……」

抑制不住的从喉咙里涌出的一股腥甜,鲜血霎时间染红了大理石的地板。

「陛下……!」

「无妨,我亲自去。」轰舔了舔嘴角边残留的鲜血,露出锋利的獠牙。

那一日伯伦西斯第三,四,七骑士团全灭,但全军士气大涨,绝处逢生,逼退了敌人。

轰脱下了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手套,连那把做工极为精美的剑也被他丢在了敌人的尸体上。

他跳下马,走到敌人统帅的尸体面前,单手举起了他的身体在他的右颈处吸食起来。

「还真是廉价味道。」

按理来说行军路线应该尽可能避开村庄或人群密集的地方。

但不管从哪里计算最短的能够避开大量人群到达首都都必须经过凡蒂诺小镇。

一个仅有一百余人的小村庄。

春天的凄寒还未褪去,战士们的铁甲闪着冰冷的寒光。

重骑兵行军的声音几乎把大地都要震的颤抖。

战士们将会在此处歇息一段时间以便有足够的力气回到王都。

轰也只好屈尊在这个小村庄里待上三天。

*
「能为我摘一朵玫瑰吗?」绿发的少年扑闪着大大的眼睛望向轰。

「能为我摘一朵玫瑰吗?」

少年的眼神似乎有些异样,异常的空洞。

还真是可笑,轰想着,獠牙已经不由自主的贴近了少年的右颈。

在马上接触到少年的皮肤时他停住了。

「现在是春天,很抱歉这里并没有玫瑰,但在我的花田应该能见到。」轰贴近少年的耳边,声音异常的轻柔。

「是这样啊……」绿发的少年有些失望的吸了吸鼻子。

「我看不到东西,但是我觉得我的身边确实有玫瑰盛开了。」

「你知道玫瑰是什么吗?」轰忍不住发问,他实在想不到一个盲人会说自己的身边有花开放。

「层层叠叠,妖艳又美丽的花瓣和带刺的茎交织在一起,周围又布满了荆棘,高贵而又冷艳。」

「很难去摘呢。」

轰自顾自的点了点头,「你以前能看到东西?」

少年苦笑,如同波澜不惊的大海一般的眼睛泛起一片涟漪。

「你是客人吗?在战场上辛苦了。」他很准确的找到了方向并对轰行了礼。

他在尝试转移话题。

「你的眼睛……很漂亮。」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无端的觉得他的眼睛很美。

纯粹的美。

不同于战场上敌人满含杀意和怨气的眼神,他的眼神有的仅仅只是空洞和神秘莫测。

但就是让轰觉得很美。

「你想见到玫瑰吗,至少你能嗅到花香。」轰试探着看相少年。

少年的脸上随即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谢谢你,玫瑰的话…我已经见到了哦。」

轰疑惑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年,他的盲似乎不是装出来的,可以确定的还有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种族,以及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村民。

*
吸血鬼最活跃的时期实在夜晚,对于轰,普苏兰王国的第一任吸血鬼国王,这绝对是极好的工作时间。

实际上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的,所以轰在附近散步,走着走着又来到那棵树前。

少年的身影仍在心中挥之不去,为何会觉得他和自己一样孤独呢?轰飞速的思考却没有的出结论。

他的眼睛……

轰抬头看了看天,无垠的天空上只能看的见几颗星。

和天空一样呢……

神秘莫测,却有一种特殊的静谧的美,散布着几颗并不闪亮的星星,只是,虽然只有这几颗星,但却足以让世界感受到一丝光明。

轰捂住了自己的脸,指缝间露出的獠牙在月光的照耀闪着寒光。

「这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轰出文趴,想尝试哨向可是被不会写。

看了度娘也不会「扶额

求大佬在线教学

大概的想了一个前提不知道符不符合设定。
小片段↓

就如你所看到的那样,近期的人我正在进行着写作,实际上我并不是一个作家,但我想把我的故事分享给你们。

正如你们所听说的那样,我是一位因为眼伤而退役的军人,实际上我的左眼已经完全瞎了,右眼也受到了牵连,就连写作有时都是需要由我的妻子帮我完成。

忘了介绍,我的名字是轰焦冻,而我的妻子是绿谷出久。不可质疑的是我的妻子是一位非常贤惠且优秀的男性。

也许会有很多人感觉我的性取向恶心,但实际上我并不在意别人对我的目光,因为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教徒,而且我十分的爱我的妻子。

那么也应该开始讲讲我的故事了,也许它有些无聊,但我希望你能够认真的看完。


问过度娘之后感觉这样的开头不行啊「瘫」

biu神器的锁屏和壁纸。

告诫自己好好学习,天天吸轰/久/咔

轰出/切爆「碎梦」

*
都有一方死亡请注意。

巨ooc请注意。

还有就是不要刀片。

短小精悍/坏笑
*
根据记忆我的名字似乎是轰焦冻。

此时此刻我正在一个未知的世界,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我还没有见过。

正是在这个世界,我每走一步都会看见「我」的记忆。

我不记得我走了多久。

但到了后来就断断续续的,只要是有关于那个人的记忆就会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

我想我应该是「死」了,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 。

我没有记起那个人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

是他杀了我。

*
我不需要进食以及一切原本的我作为一个人类的我必须做的事。

我只是在不停的走,不停的探索,在这条路的尽头,最后一幕也是关于那个人。

他似乎在笑,脸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为什么他会笑的那么悲伤呢。

我看不清他的眼睛,只是仅仅从他的口型中读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我原本黑色的世界忽然变得明亮,渐渐透明。

我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世界依旧明亮,阳光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想要抬起手去揉一揉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己的右臂空荡荡的。

世界的一切变得清晰。

这是记忆里的「医院」。

*
然后我看见了我的姐姐,她正睡在我的病床边,我用尽左手全力想要给她盖上我的被。

却不小心把她吵醒了。

她睁开眼看了看我,又揉了揉眼睛,然后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她,只是任凭她抓着我仅剩的一只满是伤痕的手。

我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大概很狼狈吧…

为什么她也哭的那么伤心呢。

*
后来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好多人,有我的母亲,我反感的父亲,我的哥哥还有我的同学……

可是唯独没有记忆里的那个人。

我向他们问道我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们只是对我摇了摇头,告诉我好好休息。

我在辛苦的完成了康复训练能够正常的行走之后就准备出院了。

最后一天来了一个叫「爆豪胜己」的人,他在我的记忆里也模糊不清,所以我对他异常好奇。

我也向他问起我发生了什么。

他笑了,用手捂住了眼睛把头转到一边。

为什么他要笑的这么悲伤呢。

原来他也在哭。

「混蛋阴阳脸!!!」他对我咆哮,泪痕还未擦干,猩红的瞳仁似乎要渗出血来。

他恶狠狠地盯着我。

「废久让我照顾好你。」

「他明明告诉我让我照顾好你……」

「为什么你也会变成这样啊,混蛋!」

记忆像是汹涌的海水在脑海里翻腾,我觉得我全身的血都在燃烧。

左边的个性再一次失控。

*
一个几乎要把一切燃烧殆尽的夏天的早晨。

一次英雄活动夺走了我的一切。

甚至于我活下去的意义……

*
「轰君,对不起,我好喜欢你,你可不可以也喜欢我……」

……

能够笑着拯救他人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这是你的话,对吗?绿谷。

可是对不起绿谷,我笑不下去了。

好悲伤啊,我也喜欢你。

可是你听不到了。

*
所以在那之后我冲进了敌联盟的总部。

只身一人的我那么无力,可是我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是心在滴血。

好难受啊……

死柄木抓住了我的右臂,我看着我身体的一部分在我的眼前崩坏。

为什么我没有和你一起死呢。

*
……

「废久在很早以前就告诉过我,如果他不在了让我照顾好你。」

「他明白自己现在拥有的能力足够去进行危险的任务。」

「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责任越大风险越大。」

「可是废久他喜欢你啊,他不想让你和他一起去送死。」

爆豪胸前的吊坠上的照片经过阳光的反射显得格外刺眼。

照片上红发的少年抱着他正笑的开心。

「别再重蹈我的覆辙了……」

*
我忽然想起了记忆中缺失的最后一部分。

一个宁静色冬日的午后。

绿发的少年看着我,拿着罐装咖啡的手冻得不住的颤抖。

「好冷啊轰君,能调节体温可真好。」他看着我,呼出一团水雾。

「我说啊轰君。」他的语气似乎严肃了些。

「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






























































真的没了……完结了真的。



是你们吗?飞鸟了?不动明?

「今天看到这张贴纸的时候原地笑死。」

自我介绍↓

各位好,这里是蓝绿女孩虞归当然也可以叫我于归,与归hhh
不定期码轰出文,我超爱他们der❤
小男孩太棒了/姨母笑/升天

目前只写了几篇而且坑都没填完:)
同好求k/疯狂暗示

因为学业问题可能不常上线,但是如果看到你的话一定会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
我永远喜欢轰出【当然其他番也是有在追的。】

「还有点沉迷于了明/飞鸟了x不动明/他们也超棒」

坐标也放出来了:)

ps:我也想找cp/疯狂暗示

神仙太太关注我了!!!!!

/原地爆炸

看到天边的我那朵超大烟花了吗,对那是我!!!

轰出「蔷薇」②

*
王子轰x乖兔子久

沙雕轰出根本停不下来
*
我觉得我好像嚼炫迈了……

海星……

但是又很懒所以这篇超短,后面可能会有刀子什么的:)

ooc

*
绿发的少年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决定先在这偌大的宫殿附近转转。

一路上看到的都是正在忙碌的人,他们脸上都挂着一副严肃的表情,没有人类的真实感。

更像是魔法操控的傀儡。

绿谷表示想回家但是又觉得太丢脸。

*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花园,这里本来是能够让人放松的地方,可是每个角落都被管理,修整的井井有条,有种说不出的压抑的感觉。

漫无目的的走着,很快来到了自己最喜欢的蔷薇花田,伴随着潮湿的露水以及迎面扑来的氤氲的花香,有几只顽皮的精灵出来玩耍。

「今天来的人,不是轰大人呢?」有些稚嫩的童音从耳边传来。

*
侧身一看,原来是花精灵。

粉红色的长卷发蓬松的搭在两肩,同时穿着蓬松的裙子和精细的棕色小皮鞋,红扑扑的脸颊上散布着几颗浅浅的雀斑,她正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这位陌生的少年。

「你是谁呢?」花精灵在绿谷的身边飞来飞去。

「难道你就是所谓的轰大人的妻子?」

「是的……」绿谷像是被教训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真是神奇。」花精灵打量这身前这位平凡的少年。

*
「薇拉……」清冷而又熟悉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花精灵闻声向不远处飞去。

「轰大人。」她轻轻的唤了一声,然后坐在轰的肩头。

「……你也来了…夫人?」

「应该叫老婆或者媳妇?」

「不对不对,果然应该叫我的王妃。」

绿谷看着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些羞耻台词的轰,觉得自己的脸大概要比玫瑰还要红了。

*
「叫我绿谷就好了…王子殿下。」

「那你也可以叫我轰。」

「嗯。」

绿谷抬起头,对轰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甜甜的微笑。

「轰君。」

*
轰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猛的跳动了一下,紧绷着的表情也有所舒缓。

小精灵调皮的在绿谷身边飞来飞去。

「我无法在绿谷大人身上感受到任何魔法的波动,难道说您没有属于自己的守护精灵?」薇拉合上了羽翼,落在了绿谷的肩上。

绿谷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轰大人重要的人也是薇拉重要的人,就让薇拉来保护绿谷大人吧。」

绿谷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可是你不是轰君的……」绿谷的话音未落,薇拉便用手贴住了他的嘴唇。

摇了摇头。

*
没过多久,轰又去办理公务了。

虽然名义上国王依旧是安德瓦,但实际上掌管实权的是轰,因为先代国王有规定,没有结婚的王子无法继承王位。

预计几天后还会举行登基典礼

最近自己也要成为真正的王妃了……

应该赶紧告诉轰让他资助一下自己的国家,这才是原本的目的。

*
轰低着头在浏览着什么,几缕红发垂到鼻尖,那双异色瞳黯淡无光。

身旁站着执事长饭田,正在和轰交谈着些什么。

明明昨天也一夜没休息,今天早上看到他的时候也是一脸疲倦。

现在的王子们都这么拼的……?绿谷想着偷偷的躲到门后观察着一切。

*
「我不需要恋爱,那对于我今后的计划没有半分好处。」

「我的目标仅仅是向混账老爹证明——

就算没有从他那里继承来的能力,我也一样强大…」

「因为我需要保护母亲……」

「我绝不会变得和那个人一样。」

*
……

绿谷失望的垂下了头,

轰君明明已经说过了,自己仅仅是为了利益而同意这次联姻。

「我不需要恋爱,那对我今后的计划没有半分好处。」

轰的话一直在脑海里盘旋,久久不能散去。

轰出「蔷薇」①

* 王子轰x乖兔子久!!!
  /失踪人口回归 ooc预警
  *
        夕阳的光斜射在布伦铁塔的顶端,幽幽斜斜的折射在花园的玫瑰花田上。

  澜蒂小镇,一个花之都,位于诺里布王国的最北端。

  诺里布王国有着所有王国中最美丽的鲜花,最美丽的景色,以及最美丽人。

  *
  在几天之后。

  诺里布王国的唯一一名王子将会与整个拉瓦大陆最强的王国阿道夫国进行政治联姻。

  诺里布王国虽景色美,但国土面积小,唯一有的不过是这一方丰饶的土地。

  *
  「这次可不是开玩笑,小久,阿道夫王国拥有的财力足够解决全国的温饱问题。你最喜欢的人们都能过上最幸福的生活。」绿谷引子——诺里布王国的女王第一次露出严肃的表情。

  「我知道,妈妈,这是我自己的意愿。」绿发的少年用拳头抵住心脏的位置。

  「我发誓,一定会让大家都幸福的。以我诺里布王国第一王子的身份起誓。」

  *
  那一日,王子出嫁,全国每户人家都要在自己的花田里摘下一捧最美的鲜花撒在通往阿道夫王国的路上。

  一路上伴着花香,绿谷出久抿了抿自己用花瓣染的粉嫩的嘴唇。

  ————

  *
  决定联姻的几天前。

  「饭田,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不需要结婚,这对于我的目标毫无意义。」

  「只要征服了世界,我就能向他表明,就算不使用他的能力,我也依旧如此的强大。」

  少年的眼中射出一道寒光,似乎要把一切都冰封似的。

  为目的而不惜一切,永远注视着远方的眼神。

  ——那不是属于一个十七岁少年的眼神。

  *
  「殿下,如果您的目的是征服整片大陆,那么这次的联姻就必不可少。」

  「我不需要通过联姻的方式去得到其他国家的领土。」

  「是的,可是殿下,诺里布王国附近的莫图斯王国也同样强大,可能……如果殿下您要想通过武力获取那片领土的话,就不得不提前过这一关。」

  少年低头沉思了几秒,大脑飞速的转动,在算清利益之后,决定暂时同意联姻。

  *
  「呜呜呜,我们的小兔子王子就要嫁出去了。」

  绿谷能听到的不全是祝福。

  「听说阿道夫王国的王子是个长着九个头的恶魔。」几个居民闲谈着,顺便用鲜花铺路。

  「不是吧,我听说的长着獠牙的厉鬼。」

  「其实啊,我听说阿道夫王国的王子只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而已。」

  「怎么可能呢,那这样他岂不是在十四岁的之后就开始征服大陆了吗哦呵呵呵。」

  闲谈的声音渐渐远去,绿谷此时的心情正乱成一团。

  *
  在由全国魔法师的附属花精灵挑起的魔法花轿中,虽然十分平稳,但绿谷的身体却不住的颤抖。

  他只不是一个天生没有精灵庇护的平凡小国的王子。

  突然要和大陆上第一强国联姻什么的,虽然是自己逞强同意的,而且也已经发过誓了,但是果然还是会紧张害怕呢。

  绿谷笑了笑,像是在笑别人,也像是在笑自己。

  *
  轰早已换好了那套价值连城的礼服,未做太多修饰,只是把自己的一侧头发梳了起来。

  然后我们的二十岁粉嫩小兔子王子就来了。

  他穿着一身粉嫩的裙子,身上也散发着蔷薇花的香气。

  轰面无表情的牵起他的手走进宫殿。

  那是一只没有温度的手。

  *
  整套婚礼像机械的进行完了,绿谷一脸懵的跟着轰走完了全程,连笑脸都没陪一个。

  然后一天就过去了,轰把他带到自己的房间。 桌上是处理好摆的工整的文件,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

  显的死气沉沉。

  *
  「听着 。」轰先打破了沉默。

  「你我应该都知道这只是政治联姻,你我两国都不过是为了从中获取利益,我希望至少在这一年里,你不得不和我保持夫妻的关系。」

  绿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你不需要做什么。」

  轰顿了顿。

  「如果你不愿意可以维持着名义上的关系回国。」

  绿谷呆在了原地。

  *
  绿发的少年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决定不想别的赶紧睡觉。

  然后打算脱下裙子,想很努力的够到身后的束腰带,但是够到也解不开。

  向轰求助是不可能的了,他决定再努力一把,然后他发现好像的勒的更紧了。

  「王子殿下……」绿谷像是试探一样的小声问到。

  轰好像没听见,还在专心的解读着那本不知道是几百年前的古文献。

  「王子殿下…能帮忙解一下我身后的带子吗?」绿谷走到轰的身边。

  此时的王子像是一只受惊的猫,不等绿谷反应过来已经扼住他的喉咙。

  绿谷看到他的正脸了……也同时看到了,他那双极美的异色瞳底的,化不尽的冰雪和悲伤。

  轰意识到是绿谷,连忙放下手,说了句抱歉。

  *
  虽然很疑惑今天发生的事情,但是绿谷还是早早睡去,轰点了一盏并不亮的油灯继续研习文献。

  早上起来时,身边依然没有轰,听仆人说,他早早的去办公了。

  「请问,王子殿下昨天晚上是在哪里睡的觉?」绿谷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嗯?不是和您一起睡的吗?王子殿下昨天晚上并未出过门啊。」女仆摇了摇头,又转身去工作了。

  果然,他一夜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