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归_于归_与归.

只喜欢轰出的沙雕写手,蓝绿女孩了解一下。
轰出同好求kQQ:2128597079

自我介绍↓

各位好,这里是蓝绿女孩虞归当然也可以叫我于归,与归hhh
不定期码轰出文,我超爱他们der❤
小男孩太棒了/姨母笑/升天

目前只写了几篇而且坑都没填完:)
同好求k/疯狂暗示

因为学业问题可能不常上线,但是如果看到你的话一定会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
我永远喜欢轰出【当然其他番也是有在追的。】

「还有点沉迷于了明/飞鸟了x不动明/他们也超棒」

坐标也放出来了:)

ps:我也想找cp/疯狂暗示

神仙太太关注我了!!!!!

/原地爆炸

看到天边的我那朵超大烟花了吗,对那是我!!!

轰出「蔷薇」

*
沙雕轰出根本停不下来

我觉得我好像嚼炫迈了……

海星……

但是又很懒所以这篇超短,后面可能会有刀子什么的:)

ooc

*
绿发的少年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决定先在这偌大的宫殿附近转转。

一路上看到的都是正在忙碌的人,他们脸上都挂着一副严肃的表情,没有人类的真实感。

更像是魔法操控的傀儡。

绿谷表示想回家但是又觉得太丢脸。

*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花园,这里本来是能够让人放松的地方,可是每个角落都被管理,修整的井井有条,有种说不出的压抑的感觉。

漫无目的的走着,很快来到了自己最喜欢的蔷薇花田,伴随着潮湿的露水以及迎面扑来的氤氲的花香,有几只顽皮的精灵出来玩耍。

「今天来的人,不是轰大人呢?」有些稚嫩的童音从耳边传来。

*
侧身一看,原来是花精灵。

粉红色的长卷发蓬松的搭在两肩,同时穿着蓬松的裙子和精细的棕色小皮鞋,红扑扑的脸颊上散布着几颗浅浅的雀斑,她正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这位陌生的少年。

「你是谁呢?」花精灵在绿谷的身边飞来飞去。

「难道你就是所谓的轰大人的妻子?」

「是的……」绿谷像是被教训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真是神奇。」花精灵打量这身前这位平凡的少年。

*
「薇拉……」清冷而又熟悉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花精灵闻声向不远处飞去。

「轰大人。」她轻轻的唤了一声,然后坐在轰的肩头。

「……你也来了…夫人?」

「应该叫老婆或者媳妇?」

「不对不对,果然应该叫我的王妃。」

绿谷看着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些羞耻台词的轰,觉得自己的脸大概要比玫瑰还要红了。

*
「叫我绿谷就好了…王子殿下。」

「那你也可以叫我轰。」

「嗯。」

绿谷抬起头,对轰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甜甜的微笑。

「轰君。」

*
轰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猛的跳动了一下,紧绷着的表情也有所舒缓。

小精灵调皮的在绿谷身边飞来飞去。

「我无法在绿谷大人身上感受到任何魔法的波动,难道说您没有属于自己的守护精灵?」薇拉合上了羽翼,落在了绿谷的肩上。

绿谷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轰大人重要的人也是薇拉重要的人,就让薇拉来保护绿谷大人吧。」

绿谷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可是你不是轰君的……」绿谷的话音未落,薇拉便用手贴住了他的嘴唇。

摇了摇头。

*
轰又去办理公务了。

虽然名义上国王依旧是安德瓦,但实际上掌管权利的是轰,因为先代国王有规定,没有结婚的王子无法继承王位。

最近自己也要成为真正的王妃了……

应该赶紧告诉轰让他资助一下自己的国家,这才是原本的目的。

*
轰似乎在和谁交谈着。

明明昨天也一夜没休息,今天早上看到他的时候也是一脸疲倦。

现在的王子们都这么拼的……?绿谷想着偷偷的躲到门后观察着一切。

*
「我不需要恋爱,那对于我今后的计划没有半分好处。」

「我的目标仅仅是向混账老爹证明——

就算没有从他那里继承来的能力,我也一样强大…」

「因为我需要保护母亲……」

「我绝不会变得和那个人一样。」

*
……

绿谷失望的垂下了头,

轰君明明已经说过了,自己仅仅是为了利益而同意这次联姻。

「我不需要恋爱,那对我今后的计划没有半分好处。」

轰的话一直在脑海里盘旋,久久不能散去。

轰出「蔷薇」

* 王子轰x乖兔子久!!!
  /失踪人口回归 ooc预警
  *
        夕阳的光斜射在布伦铁塔的顶端,幽幽斜斜的折射在花园的玫瑰花田上。

  澜蒂小镇,一个花之都,位于诺里布王国的最北端。

  诺里布王国有着所有王国中最美丽的鲜花,最美丽的景色,以及最美丽人。

  *
  在几天之后。

  诺里布王国的唯一一名王子将会与整个拉瓦大陆最强的王国阿道夫国进行政治联姻。

  诺里布王国虽景色美,但国土面积小,唯一有的不过是这一方丰饶的土地。

  *
  「这次可不是开玩笑,小久,阿道夫王国拥有的财力足够解决全国的温饱问题。你最喜欢的人们都能过上最幸福的生活。」绿谷引子——诺里布王国的女王第一次露出严肃的表情。

  「我知道,妈妈,这是我自己的意愿。」绿发的少年用拳头抵住心脏的位置。

  「我发誓,一定会让大家都幸福的。以我诺里布王国第一王子的身份起誓。」

  *
  那一日,王子出嫁,全国每户人家都要在自己的花田里摘下一捧最美的鲜花撒在通往阿道夫王国的路上。

  一路上伴着花香,绿谷出久抿了抿自己用花瓣染的粉嫩的嘴唇。

  ————

  *
  决定联姻的几天前。

  「饭田,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不需要结婚,这对于我的目标毫无意义。」

  「只要征服了世界,我就能向他表明,就算不使用他的能力,我也依旧如此的强大。」

  少年的眼中射出一道寒光,似乎要把一切都冰封似的。

  为目的而不惜一切,永远注视着远方的眼神。

  ——那不是属于一个十七岁少年的眼神。

  *
  「殿下,如果您的目的是征服整片大陆,那么这次的联姻就必不可少。」

  「我不需要通过联姻的方式去得到其他国家的领土。」

  「是的,可是殿下,诺里布王国附近的莫图斯王国也同样强大,可能……如果殿下您要想通过武力获取那片领土的话,就不得不提前过这一关。」

  少年低头沉思了几秒,大脑飞速的转动,在算清利益之后,决定暂时同意联姻。

  *
  「呜呜呜,我们的小兔子王子就要嫁出去了。」

  绿谷能听到的不全是祝福。

  「听说阿道夫王国的王子是个长着九个头的恶魔。」几个居民闲谈着,顺便用鲜花铺路。

  「不是吧,我听说的长着獠牙的厉鬼。」

  「其实啊,我听说阿道夫王国的王子只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而已。」

  「怎么可能呢,那这样他岂不是在十四岁的之后就开始征服大陆了吗哦呵呵呵。」

  闲谈的声音渐渐远去,绿谷此时的心情正乱成一团。

  *
  在由全国魔法师的附属花精灵挑起的魔法花轿中,虽然十分平稳,但绿谷的身体却不住的颤抖。

  他只不是一个天生没有精灵庇护的平凡小国的王子。

  突然要和大陆上第一强国联姻什么的,虽然是自己逞强同意的,而且也已经发过誓了,但是果然还是会紧张害怕呢。

  绿谷笑了笑,像是在笑别人,也像是在笑自己。

  *
  轰早已换好了那套价值连城的礼服,未做太多修饰,只是把自己的一侧头发梳了起来。

  然后我们的二十岁粉嫩小兔子王子就来了。

  他穿着一身粉嫩的裙子,身上也散发着蔷薇花的香气。

  轰面无表情的牵起他的手走进宫殿。

  那是一只没有温度的手。

  *
  整套婚礼像机械的进行完了,绿谷一脸懵的跟着轰走完了全程,连笑脸都没陪一个。

  然后一天就过去了,轰把他带到自己的房间。 桌上是处理好摆的工整的文件,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

  显的死气沉沉。

  *
  「听着 。」轰先打破了沉默。

  「你我应该都知道这只是政治联姻,你我两国都不过是为了从中获取利益,我希望至少在这一年里,你不得不和我保持夫妻的关系。」

  绿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你不需要做什么。」

  轰顿了顿。

  「如果你不愿意可以维持着名义上的关系回国。」

  绿谷呆在了原地。

  *
  绿发的少年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决定不想别的赶紧睡觉。

  然后打算脱下裙子,想很努力的够到身后的束腰带,但是够到也解不开。

  向轰求助是不可能的了,他决定再努力一把,然后他发现好像的勒的更紧了。

  「王子殿下……」绿谷像是试探一样的小声问到。

  轰好像没听见,还在专心的解读着那本不知道是几百年前的古文献。

  「王子殿下…能帮忙解一下我身后的带子吗?」绿谷走到轰的身边。

  此时的王子像是一只受惊的猫,不等绿谷反应过来已经扼住他的喉咙。

  绿谷看到他的正脸了……也同时看到了,他那双极美的异色瞳底的,化不尽的冰雪和悲伤。

  轰意识到是绿谷,连忙放下手,说了句抱歉。

  *
  虽然很疑惑今天发生的事情,但是绿谷还是早早睡去,轰点了一盏并不亮的油灯继续研习文献。

  早上起来时,身边依然没有轰,听仆人说,他早早的去办公了。

  「请问,王子殿下昨天晚上是在哪里睡的觉?」绿谷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嗯?不是和您一起睡的吗?王子殿下昨天晚上并未出过门啊。」女仆摇了摇头,又转身去工作了。

  果然,他一夜没睡。

轰出「救赎」

*
无个性社会。
贫民窟女装轰x警察青年久
80%私设,
保留人物性格。
小学生文笔
ooc慎入
*
莱迪!!!

*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是完全没有印象的地方。

绿谷出久竭尽全力的回想着昏迷前的事情。

啊,对了,要被当成解剖的玩具了……

绿谷想着,挣扎着起身。

*
周围很暗,勉强能看清距离较近的景物。

「就是这家伙吗?混账老爹居然找来这么弱的人。」

灯被忽然打开,绿谷下意识的转过身,一张陌生的面孔展现在眼前。

半红半百的长发毛毛躁躁的披在肩上,沾满血污的长裙破了几个大洞。

借助这并不明亮的灯光能看清少女?的左脸上有一块猎奇的伤疤

*
绿谷出久吞了吞口水,大脑飞速回忆着从爆豪把他派来缉拿犯罪团伙的到现在这般田地的种种经历过程。

「我可没你想象的那么…」

绿谷语音未落,就感到侧腹一阵剧痛。

小孩子的力气有这么大么?绿谷想着勉强扶墙起身。

在警校待的这么长时间学的东西还不如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

*
「咳咳咳…」少女?开始剧烈的咳嗽。

能够看到有鲜血从她捂着嘴的手中低落。

紧接着,少女侧腹处的裙子前忽然泛起一片殷红。

她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喂!」

绿谷急忙冲上前去。

*
紧接着,他开始处理少女身上的伤口。

有紧急处理的痕迹,只不过刚才那一招侧踢大概撕裂了伤口。

现在最主要的是止血。

绿谷飞速的把上衣捂在伤者伤处。

然后开始大声的求救。

*
大门被打开,门外是一阵令人作呕的腐臭。

来了几个人把少女抬走。

橙发的男人则边走边骂。

「连这样的杂鱼都处理不好,还怎么打败欧尔麦特。」

他被遗忘了。

*
现在是逃跑的最佳时间。

看了看四周,无人看守。

应该赶紧逃跑。

怎么可能啊!得先去救那个少女才行。

警察的正义感驱使着绿谷跟着那一行人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房间。

*
一个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医生的人在那里拿着看起来并不干净的线在给她处理伤口。

没打麻药诶喂,话说血污也没有擦掉。

血止住了吗喂。

少女的表情因为疼痛有些狰狞,但她没有吭声。

*
橙发男人猛的扇了她一巴掌。

虽然站在门外但依然能看清她脸上的掌印。

「废物。」

男人离开了,因为极度气愤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绿谷的存在「或许是注意到了没有理会。」

*
绿谷换了个隐秘的地方暂时藏身。

等在房间里看到的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才又走进去。

少女奄奄一息的滚落在地上,伤口上有着没有剪掉的线头,衣服也变得更加破烂

刚才来的时候好像看到来时的出口了

绿谷背起这个并不重的女孩子飞速冲出了出口。

也许是因为他们本来也想要抛弃她,所以没有人看守着,进展的异常顺利。

*
又路过那间被涂的花花绿绿的房子,

门外挂着一具尸体。

果然吗…是之前的孩子,

没能救她……

*
绿谷不记得来时的路有这么长,

也许跑了一小时,或者更多。

背上的少女从原本急促的呼吸变的渐渐微弱。

血根本就没止住啊喂

*
贫民窟前面有一个小小的警局,那是绿谷的同伴为了等他临时搭建的很大的一个帐篷。

里面只有一辆车。

等候已久的警察小哥看到绿谷狼狈的模样和身后的少女,

二话没说冲向了最近的医院。

*
绿谷的伤不过是擦伤,处理一下就可以休息了

少女的……

本来是并不重的伤 只是由于错误的处理和未及时送医,似乎伤到了很重要的器官,情况异常危机。

绿谷没有听下去。

他只是在发呆。

原本就有些乌黑的衬衫背后染上了一大片少女的血。

*
不知为何很自责。

又想起最初遇到的那个小女孩和那具尸体了

乱七八糟的回忆杂糅到一起。

脑子一团乱的昏沉睡去。

*
医院的长椅果然很冷啊。

早上是被眉眼带笑的医生叫醒的。

这是这位医生并不长的行医生涯里做过极少数成功的大手术。

非常顺利。

绿谷比医生更加激动。













码字使我快乐,对我是现肝的。
我发现我终于有9lof了
还是在线等kk





接下来要写这个(๑•̀.̫•́๑)

别期望在我的故事里看到he的结局<(_ _)><(_ _)><(_ _)>

想找喜欢轰出的太太们扩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೭(˵¯̴͒ꇴ¯̴͒˵)౨

其实最近有好多梗但是懒得码(´ . .̫ . `)

好想找太太谈谈梗啊什么的「但是还没想好我的沙dio文笔该怎么和太太们谈」(๐•̆·̭•̆๐)

但是希望太太或者是喜欢轰出的小阔耐们加我哈~

2128597079
大概是比较英伦风的沙雕皮,,,这个就是我的号了。

轰出「救赎」

*
无个性社会。
贫民窟女装轰x警察青年久
80%私设,保留人物性格。
小学生文笔
ooc慎入
*
莱迪!!!
够!
*
绿谷出久从没有想到会被自己幼时最好的朋友(自己认为)现在的上司爆豪胜己无情的丢到贫民窟缉拿一群暴力贩毒团伙。

仔细想来自己从没和他搞好过关系,每次他看到自己似乎总是摆着一张臭脸说着「废久,去死。」

作为天生万能的天才。
爆豪胜己在工作一星期后荣升为警察局局长是闹哪样。

尽管同事都想为他求情。

然而因为爆豪的恶人脸,似乎并没有人敢去实践。

*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腐臭味和烟味。

四处遍布着破洞的空屋,遍地的烟头和垃圾。

他穿了一身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衣服,然而在这里却显得异样另类。

*
能休息的地方坐满了一身土灰的老人。

更深处传来一阵格外讨厌的气息。

*
「老爷,请进来看看吧。」略沙哑的童音从不远处传来。

那是一个差不多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穿着几块勉强能遮住身体的破布。

她身后是一家门前被涂抹的花花绿绿的房子,里面时不时的传来少女的哀嚎和男人的讥笑。

「老爷……」

她身前的男人似乎被惹怒,一把推倒了小女孩,在她手臂处猛踩了几脚,然后开始撕扯小女孩身前的破布。

她开始痛苦的尖叫。

男人的嘴里时不时传出含糊不清的肮脏字眼。

*
「住手!」绿谷看不下去了,连忙上前去阻止男人。

「蛤?混蛋,找死么。」男人扭过头恶狠狠的盯着绿谷。

这样的注视大概持续了十几秒,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自行走开了。

「混蛋,别让老子再看到你。」

*
绿谷松了一口气,连忙检查小女孩的伤势,还好只是擦伤。

「老爷,进来看看吧……」她的声音细微的像是猫叫。

只觉得无端的心酸,他拿起自己地上衣物给小女孩披上。

前面到底是

什么地方……

*
空气中弥漫着异常浓重的火药味和血的腥味。

「老大,就是这个人。」熟悉又让人恶心的声音。

是之前的男人,身旁站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

橙色的短发,还有奇怪的胡子,是让人看一眼就能记住的角色。

「抓回去,给兄弟们享受一下。」那男人嘴角扯出一抹邪笑,鄙夷的盯了身材瘦小的绿谷一眼。

「不,给‘焦冻’拿回去练练手,正好看看他杀人的技术。」

「是。」

*
‘焦冻’是谁呢。

也没有心思去想了,毕竟马上就要被当成解剖的玩具了。

绿谷清晰的感受到有人在自己的后颈猛击了一下。

然后直愣愣的倒在地上,没了意识。







短小精悍,要不然高产是不可能高产的,emmm,依旧是存稿。
万年不变的标签2333

轰出「守护神」chapter 3

*
无个性社会
小学生文笔。
ooc
私设至上,
守护神轰x乖小孩久
大概是很暖很虐的故事吧……

*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吗?我的名字是……」

*
不知为何,最近常常再做这一个梦。

一切都是那么模糊,

隐隐约约勾勒出一个红白的身形。

就像是守护神大人一样。

稚嫩的童音飘忽忽的悬在耳边,只有最后他的名字……

从未听清。

*
「小久,帮妈妈整理一下书柜。」

「嗯。」

*
并没有收拾多长时间,实际上书柜里也并没有什么东西。

并没有感到疲倦。

*
『啪!』

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

向地下看去,是一个不知多久前拍摄的照片,相框已经摔个粉碎。

小心翼翼的掸开玻璃碎末。

上面展现出的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

*
这明明是守护神大人!

「妈妈,这孩子是……」绿谷连忙拿着照片冲到母亲身边。

「啊,不记得了吗?他可是你儿时最好的朋友。」

「对啊,记得,才不可能吧……」

紧接着伴随这一声长叹。

「不可能再见到他了吧……」

*
脑袋里传来一阵剧痛。

似乎有什么再震动着耳膜,嗡嗡作响。

一时间痛苦的只剩下呻吟。

记忆里模糊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

*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吗?我的名字是轰焦冻。」

「我叫绿谷出久,从今天起就是邻居了。」

「嗯……」

记忆中的他似乎总是阴沉着脸。

一直都是那副忧郁的样子。

他的身上常有伤痕,到后期脸上则出现了大面积的,猎奇的烧伤。

可却从没看见他埋怨,

甚至哭泣……

*
「呐呐,我们做朋友吧。」

「我吗?我被赋予了那种权利吗…」

「嗯,请和我成为朋友吧。」

儿时的自己,似乎因为懦弱的长相常常被欺凌。

后来不会再害怕了,轰会保护自己,这是他们一起定下的约定。

「我一定会给你带来幸福。」

「嗯,轰君一直都很可靠呢。」

*
那明明是一个平常的午后。

很正常的在外嬉戏打闹。

没有任何征兆的,发生了那种事。

*
伴随着汽车紧急的鸣笛和刹车声。

轰焦冻毫不犹豫的推开自己。

紧接着,在眼前映出一片血红。

然后失去了意识。

*
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负责啊……

因为这件事不争气的失去了他和轰那一年的所有记忆。

医生的诊断是由于经历事故现场受到打击导致的选择性失忆。

仅仅失去了那一年的记忆。

*
忽然恍然大悟。

疼痛感渐渐消失。

绿谷像是疯子一般的冲进卧室。

在床下翻出一本绘本。

「守护神。」

*
每一个听话的乖孩子都会拥有一个爱自己的守护神。

他们会默默地给你帮助。

给你幸福。

只要真挚的向他们祈祷,

就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代价是,守护神自身的性命。

守护神是每个小朋友最好的朋友,

善良的人去世之后也会成为守护神。

他们会在
真正的净土内——
获得永生……

—the end.—

轰出「守护神」chapter 2

*
无个性社会
小学生文笔。
ooc
私设至上,
守护神轰x乖小孩久
大概是很暖很虐的故事吧……

*
他的长相在夜里依然历历在目,像是施了魔法一般

一旦对上眼神,就沉沦于其中

无法自拔……

*
心中的悸动…这到底是…

为什么……

*
越来越想见到他,

心中的这份情感——

为何如此熟悉。

像是汹涌的海水,马上就要溢到岸上……

*
只是过了一晚罢了。

可绿谷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不断的用凉水从头顶一直冲洗到脚尖,

没有清醒的感觉。

脸依旧是火一般的烫。

感觉屋内似乎都盈满了他的清香。

*
明明只见过一次面。

眼泪却已经控制不住的下流……

「你,到底是什么人……」

*
时间慢慢的流逝,已经过去了七天。

对于绿谷来讲,

这似乎比七年还要漫长。

*
「妈妈,你还记得我小时候你给我读的绘本么?」

「嗯……是怎样的故事呢。」

「每一个乖小孩又有一个自己的守护神的故事。」

「嗯?妈妈不记得了,忽然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

*
「呐呐,妈妈,你有守护神么?」

「当然有了,妈妈小的时候是个很乖的孩子。」

「你见过他么?」

「……」

*
时间依旧在流逝,

明明日思夜想,

不知为何,

他的身影却在脑海中渐渐淡却。

拼命的想要回忆起他的脸庞。

可现在只能忆起他那蓝色的瞳孔。

犹如天空般的,

无法企及的一抹颜色。

*
终于在十天之后又见到他。

依旧还是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庞。

以及极其美艳的翅膀。

「绿谷……」

「轰…」
啊嘞……为什么自己会不由自主的说出这个字呢……只是为什么会如此悲伤……

他的身形还在一点一点的淡却,逐渐变得透明。

「轰君……」

「绿谷,抱歉。」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道歉啊……」

「我无法再给予你任何东西了。」

「你本不需要给予我任何东西。」

「再见…永别了。」

「无法遵守约定,真的很抱歉」恍惚间,绿谷似乎听见几乎完全透明的轰说了这么一句。